对于机器人产业未来几个大方向的预测

益群网 2019-10-06 21:26:53

赵杰教授在第九届中国国际机器人高峰论坛上,整合“面向十四五”、“技术预测”、“面向2035”三个方向,针对新一轮的国家中长期发展规划,结合当前机器人产业的形势,阐述了他对于机器人行业未来的展望和预测。

  两个热词

  第一部分提到当前的形势,赵杰教授指出,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机器人圈里有两个词,一个是“倒闭”。国外几个比较牛的企业,像Anki,包括美国的,还包括丹麦的一些公司都在倒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资金链断裂,他提到,很多公司对此现状也付出了许多努力,最有代表性的就是Rethink公司,为了这个事还专门给国家写了一个报告,讲的就是倒闭潮来了机器人产业怎么了云云,国家领导也比较关心这件事,还专门写了一个报告回应,主体的报告意思是:任何产业永远是从一个火的过程到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对于个体来说是一件很不幸的事,但是对于整个产业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经过大浪淘沙的淘汰,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企业能够活下来,只要机器人企业坚持住活下来就能见到明天。

  第二部分他提到了“降速”的问题,这也是机器人圈里现在的热词。从19年上半年工业机器人的销售记录可以看到3月、4月、5月、6月都下降得比较大,跟18年同比下降比较大,同时,机器人企业18年工业机器人增长率比17年大概增长1%左右,增长速度明显下滑,再没有前几年两位数的百分比增长。

  赵杰教授认为,无论从以上两个热词也好,还是从机器人当前所处的阶段也好,机器人行业应该说已经进入了一个深度调整的时期,一个产业要想良性发展,这种调整可能要经过几轮,机器人行业现在是进入到第一轮深度调整的时期。赵杰教授在会场表示:“实际上企业面临着很多信息,拿工业机器人来说,跟别的产品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原先一直总想找点什么“弯道超车”,还有很多人说什么“农村包围城市”,机器人圈里把整个抗战的战略都已经全用上了,但最后的结果却不怎样。

  因此他认为,尽管机器人企业想走两乡,想走一些跟国外品牌不正面竞争的策略,但实际上逃避竞争在机器人这个领域中是不存在的,因为机器人企业已经进入到跟国外品牌正面竞争的阶段了,库卡被收购了,把它算成机器人企业自己的品牌,但仍还有其它外国企业都在中国建厂,尤其是在这个下滑的时期,他们也会有很多的战略,那么这样的话,结果就是机器人企业原先所想的很理想的,机器人企业是不是不跟它正面突破,它做它的,机器人企业做机器人企业的,机器人企业偷偷的发展,这个都做不到了,在很多领域一定会出现机器人企业这种正面的竞争。

  现在国家经济已经从“高速发展期”进入到了“高质量发展期”,赵杰教授称,实际上机器人也是一样,机器人企业前几年是高速发展,到这几年的调整阶段,这个调整的阶段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机器人企业怎么能够走向高质量的发展。他认为,要想实现高质量发展,机器人企业靠跟人家打打价格战之类的可能不行了,机器人企业还得需要有核心技术,只有机器人企业把核心技术突破了才有发展前景,机器人企业核心技术还是要可控、还是要自主。

  赵杰教授提到,在自主上他认为华为任正非的策略有一点值得学习——拥有技术不代表一定要用,比如说(任正非)“B计划”。机器人企业也可以拥有了核心技术但不代表不去合作,不代表不去用,但这是为了机器人企业后续,尤其是面临当前这个时代这种国际化受到了保护主义抬头的时代里,核心技术的掌握可能会更加重要一些。”

  三大转变

  赵杰教授表示,再有一个就是人工智能的发展给机器人企业带来了很多的好处,以前他总是说感谢人工智能火了,机器人的热度降一降,可以反思反思,踏踏实实做点事。同时,机器人企业真的要感谢人工智能,机器人要想真正的发展,机器人企业的量要上去,它的领域一定要拓展。这种领域拓展可能前20年机器人好做的事机器人企业都做了,可能接下来机器人企业再拓展领域的时候都是那些机器人不太好做的事了,就是机器人要做一些更为复杂的作业,而不是简单的作业了。

  复杂的作业带来的是什么?赵杰教授提出,机器人企业叫做初步的智能作业,一个是必须赋予外部传感器,更重要的是有人工智能来赋予他更好的这种决策能力,这样的话机器人在领域拓展中才能顺利地发展起来,所以人工智能对于机器人企业机器人下一步的发展至关重要,所以他认为抓住人工智能赋予机器人的大好机遇,机器人企业可以实现领域的拓展、实现机器人行业的拓展,包括服务等方面。

  赵杰教授接着提出,实际上机器人企业也有一些好的事情在出现,机器人企业真正从18年底到19年,他参加过一些会,通过跟机器人企业一起沟通,发现机器人企业也在发生变化,他认为实际上这也是迈向高质量发展一个很重要的标志,那就是机器人企业都在深度思考这个事。因此他提出目前机器人企业面临的三个转变:

  第一个是虚向实的转变,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资本,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机器人企业几个机器人企业融资过亿的都是实体企业,那些炒概念、讲故事的拿钱不太容易了,而很多整机的企业拿到钱了。

  第二个是量向质的转变,很多企业老总也开始跟他讲一件事,就是怎么去合作、怎么把机器人企业的品质做好,而不再去谈他今年要搞多大的规模。

  更重要的是第三个转变,他表示还记得前几年,他听过很多企业老板做报告也好,聊天也好,都在讲布局,布什么局,要布很多领域的局,而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他听很多老板在讲,要在哪一个领域深耕细作,要把这个领域做好,他认为这个就是泛向专的转变。

  五大驱动

  第二部分他从技术和产业的角度跟机器人企业做了讨论,他认为这个需要包括了国家未来的一些事情,也包括新长期发展规划做的一些事情。他提到,如果把机器人顶级国际会议包括ICRA、IROS,把它的热词搜一下、看一看,包括近几年的热词都统计一下,最后可以看到,从机器人基础前沿的热点还是集中在跟人工智能的深度融合,还有一些导航、地图构建像SLAM等等这些东西,以及自主、智能、共融、协作的发展趋势。他表示,从近几年美国的Gartner公司的新兴技术成熟度预测结果来看,智能机器人的技术成熟度曲线上迅速逼近顶峰,意味着成熟期即将到来,特别是智能机器人。

  他提到有一个杂志是Sciences Robotics,在18年归纳了机器人前沿基础研究十个重大挑战,包括新材料和制造、生物混合和生物启发机器人、新能源电池和能量收集、机器人集群、极端环境导航探索、人工智能、脑机接口、社会交互等等。结合这些,机器人企业也组织了一些专家学者,对从技术角度进行了一些归纳。他也坦言,机器人如果整体来看是一个很繁杂的事情,种类也非常多,但从技术预测角度来说,机器人企业要把多种机器人它的共性提炼出来的话,第一个就是结构与本体、第二个是感知与交互、第三个是控制与决策这三个方面。

  在结构与本体方面,赵杰教授又将其分了三个阶段,他提出到2025、2030、2035年,总体的特征就是形态多样化、安全本质华、类生命化。到2025年机器人企业在刚柔复合、柔顺安全这一块可以进入到使用;他认为机器人是一个多学科的东西,很多时候也是依托别的学科发展而发展的,因此到2030年,机器人可能随着新材料的出现或者是新的驱动形式、新的功能材料等等出现,整个机器人的形态会有一个大的创新,有很多机器人企业现在看到的软体机器人等新的形态机器人,到2035年可能机器人企业进入到一种升级融合,包括一些脑电、机电人工假手,可能2035年是以高性能的类生命体和混合生命体的升级融合将会出现。

  从感知和交互上,赵杰教授认为,机器人的总体特征是体现在感知泛在化、信息海量化、交互多模态化和类人化的特征。到了2035年的时候可能机器人企业能够实现泛在的感知或者是多模交互,到2030年的时候融合感知和自然交互会出现,到2035年则可能是全域感知、社会交互就会出现。他提到,所谓的社会交互现在也是机器人领域中一个非常新的词,但社会的交互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对话和表情的识别,它跟社会的文化、知识的背景等等各个方面,包括法律规则都相关。

  在控制与决策方面,赵杰教授道:“可能它(机器人)的总体特征体现在类生命系统的构架改变,再一个就是智能的增殖或者是自主进化等特征。这也分为这三个阶段,从互联智能到人机融合智能到自主智能的初期,机器人企业现在讲自主智能,但自主智能是一个无限长的过程。机器人企业只能说到一个自主智能的初期阶段。”

  从产业的角度,赵杰教授提出,目前工业机器人可能要从传统的领域向新兴领域加速转变,而且从生产方式来看,可能目前以追求生产效率为主要目标的这种刚性生产,要向以面向小批量、多品种定制化的柔性生产来过渡,同时智能工厂的解决方案机器人也逐渐在智能工厂领域中得到大量的应用。

  从服务机器人角度来看,就是以人工智能为依托,深耕个人与家庭服务领域,他强调,实际上家用、医疗、公共服务已经成为三大投资热点,在未来产业链可能向应用层延伸,服务能力从单一能够向复杂化发展。他也提到,前段时间非常多人也在说服务机器人,但他觉得服务机器人最主要的问题是服务能力,机器人企业现在做了很多服务机器人功能很复杂,但是目前服务能力还不够。他提到在早期当时很多专家都在说,机器人企业哪怕就做好一件事的服务也有市场,但目前看来,未来还是应该从单一服务能力向复杂、多功能的服务能力来转化,还有认知智能的快速发展,产业的进程可能要持续加速,全面具备了的才叫做服务机器人。

  赵杰教授认为特种机器人可能也会实现实用化或者是产业化,会与多种行业结合,而且逐步会在核电、矿山极端环境下替代人类完成更加复杂的任务。他认为,随着机器人企业国家大型的基础设施建设,机器人企业有很多国际上都没有的市场优势。“比如说前十座大桥中国占了多少座,还有桥梁、隧道、极地科考等等,它的运行、维护和安全保障都是未来机器人一个非常大的发展方向。”赵杰教授这样解释。

  技术预测

  以上是他对于技术上的预测,接下来他又讲一讲未来10到15年,机器人企业国家机器人到底会怎么样,未来10到15年全球机器人产业将形成什么样的一个战略格局,他提出了四段话:

  第一个,全球机器人产业格局将得到重塑,中国将成为产业格局中的重要力量。他认为,随着中国的崛起或者中国集群的崛起,使得全球机器人的产业格局,一定会得到重塑,而且中国一定是机器人产业格局中的重要力量,可能中国占领的位置也许排在前三、也许排在前二。

  第二个,从工业机器人来说,目前工业机器人是世界几大机器人企业都在以中国市场为核心,因为中国现在是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机器人企业)都在以中国来作为未来战略布局的一个重要的方向,支撑点就决胜于中国。同时一方面未来亚洲机器人企业一些产业向东南亚转移,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国家产业一定会兴起,制造业一定会兴起,所以未来亚洲“一带一路”国家将成为世界强国,争夺工业机器人的重要市场。所以他认为中国提了“一带一路”倡议,对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也是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第三个,服务机器人将成为世界机器人强国争夺新兴产业主导地位的重要战场。赵杰教授表示,工业机器人市场是可预测的,但服务机器人的市场一旦发展起来,产值可能无法预测,但一定会远高于工业机器人。他表示消费市场具有可以预见的可怕市场,一个家电行业,就能出现美的、格力这样一两千亿产值的企业,因此他认为未来一定是服务机器人会高于工业机器人很多,从总产值来说,谁主导了服务机器人,谁就主导了世界机器人的产业,未来国家一定会争夺服务机器人产业的主导权。

  第四个,特种机器人地位异常突出,将成为世界机器人强国相互制衡的重要手段。他提出包括像煤矿、核电会有一定的产业,中国特种机器人的产业可能未来不会像大多数人想的那么大,但是它的利润一定是非常高的行业。更重要的是,特种机器人未来将不是以产业的形式被机器人企业所关注,而是成为国家间制衡的手段,包括军用的特种机器人,核工业机器人等可能未来也是一种相互禁运各个方面的存在,所以特种机器人一定会成为一个制衡的重要手段。

  他认为,只要国家的机器人产业真正能实现良性的、健康的发展的话,未来这些还是能够实现的。首先,赵杰教授认为,机器人领域总体形势上,机器人企业一定会处在世界先进水平的行列,工业机器人领域机器人企业一定会处在世界强国的行列,只是这个强国行列机器人企业能排第几的问题。服务机器人企业有望能够成为主导服务机器人产业的机遇,中国国家很多企业,从科沃斯、大疆等等已经有了很多,在国际上能够数得上来,甚至在某个小领域中具有引领性的企业已经出现了,他们一定随着服务机器人快速的发展或者它的产业逐渐成熟。

  赵杰教授透露,在特种机器人上,目前更是很多优势是中国服务机器人企业独有的,例如随着机器人企业国家大型的基础建设,大型的桥梁、隧道马上会出现,这是中国机器人企业独有的,这些安全运营所用的特种机器人一定会在国际上处在领先的地位。所以特种机器人随着新领域的不断拓展,特种机器人企业进入国际先进行列还是非常有希望的。

  赵杰教授总结道,就整个态势分析来说,一个是工业机器人在总体上可能未来竞争会更加激烈,再一个是服务机器人具有占领主导定位的机遇,特种机器人在拓展领域和取得领先地位上机器人企业也有一定的机会。而就行业来说,机器人企业现在机器人所处的目前状态一定是暂时的,机器人企业只要过了这一段时期,机器人企业还会迎来非常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