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少年》描绘“硬气”青春,爱奇艺实现主旋律年轻化落地

益群网 2019-09-29 15:42:41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作品荧屏银幕轮番上演。

在众多熟悉的配方中,有一部剧集以青春硬朗的气息脱颖而出。

那便是,23日在爱奇艺上线的空军热血青春献礼剧——《飞行少年》。

一直以来,主旋律题材创作都“重陆轻海”,空军题材剧更是寥若晨星。

但《飞行少年》一开篇便《空天猎》附体。

严屹宽饰演的战斗机飞行员孔新,甫一出场就是精彩的空战秀。

当空战秀现场的热血耿直少女于欣然(孙铱 饰)后来遇见了自己的偶像孔新,上前向他表达崇敬之情时……

她兴奋、激动、雀跃的情感只得到了一句云淡风轻的回复:

“那都是别人的飞行,没什么了不起的,既然你热爱飞行,要自己学会去飞。”

由刘方、沈沁源执导,严屹宽、范世錡、孙铱等主演的《飞行少年》,正是依托“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的创立背景,讲述了国家超前培育军事航空领域新型飞行人才的故事。

稀缺题材,航校生活“大解密”

飞行员这种“神秘”职业的筛选程序,是每个中学生都耳熟能详的校园传说。

班上同学谁若通过了飞行员选拔,我们都会投去惊讶与羡慕的眼光。

像《飞行少年》这样将镜头对准航校青年成长,展现少年热血的主旋律作品在我们印象中的确稀缺。培养空军预备飞行员的专业训练故事,也在影视作品中鲜见。

从目前已经播出的剧情内容看,剧集质量过硬。

这部剧的叙事主线是“飞行少年精锐班”的菜鸟学员们成长为战斗机飞行员的过程。围绕飞行员选拔、训练的专业化过程展现,是《飞行少年》最具创新、最具看点的地方。

菜鸟学员们最崇拜的飞行员前辈,成了“魔鬼代言人”。

“紧急集合!”“俯卧撑!”“罚跑一万米!”是孔队的口头禅。

严屹宽对角色精气神把握得到位,脸上仿佛写着一个“严”字。

艰苦训练、心理培训、实战演练等严酷考验在剧中一一呈现。

剧中对预备飞行员的真实训练生活进行了充分地细节还原。飞行训练的各个阶段、环节,有很多新鲜的场景,比如全息场景讲课、飞行模拟器训练,又比“固滚”训练、高空单杠练习等等,这些段落都延伸了作品的戏剧性。

一个“固滚”把顽皮少年程束阳(范世錡 饰)的中二、不服输的性格展现出来了。他长时间偷偷地“固滚”训练把自己训进了医务室,但当军医向孔队打报告时,他为了赢得前五顺利入队,又死要面子不承认。

围绕专业性/职业性上制造戏剧冲突,最精彩的是野外生存能力训练。

荒野生存大课中,三队对垒。一队是高松、陈冰等,一队是于欣然队,剩下的是偷偷潜入的程束阳单打独斗,自成一队。在反巡逻队、侦查补给、反偷袭、抢夺补给、寻找信号枪、险遇泥石流的过程中,每个人的基本素质、性格品质都体现出来了。

最有意思的是,程束阳的自导自演还改变了战况和战局。

这一部分的故事,节奏紧张,人物智斗很有趣,外加孔队的第三现场、监控画面,故事节奏利落明快,让人热血沸腾。

当“刺头少年”遇上冷面教官“孔公鸡”

如何用青春向故事线演绎空军飞行员的成长故事,是《飞行少年》的首要课题。因此,在故事前景中,主创们塑造了一群性格差异化、怀抱飞天梦的少男少女。

“刺头少年”程束阳最为典型。

他抱着找回自己音乐学院三试通知书的目的,误打误撞闯进了精锐班。他酷爱音乐,组建乐队,脖子上永远挂着一副耳机,但他却是天赋异禀的飞行天才,看似吊儿郎当实则热血无畏。民航遇险的段落,给他的人生带来了一个转折点,他见证了飞行员的光荣与魅力,也想成为拯救别人的飞天英雄。

一心想当飞行员的于欣然则恰恰相反。

她自小在父母的严格要求下学习芭蕾舞,父母对她的期望是考进法国芭蕾舞团,她为了梦想,自己偷偷去考试,意志独立。

多说一句,实名赞赏一下闫妮老师(饰欣然妈妈)。她对女儿的态度,与老公的“通气”,包括脸上不施粉黛的年龄感都太真实了。

个人素质过硬但喜欢独来独往的高松,与看似柔弱却十分拼命、时而“迷妹脸”的陈冰,形成一条叙事线;迷迷糊糊、吊儿郎当的陈翔宇与敦厚老实、爱在同学之间做点“小买卖”的张栋梁,也形成一组叙事关系,围绕于此的情节点都非常特别、有趣。

当然,最有趣的还是教官“孔公鸡”与刺头学员程束阳之间的火花。

程束阳的经历一波三折,实力过人但总是“搞事情”。

孔队摸清了他的性格,因材施教,制造了很多表面一本正经、私下想方设法激发程束阳的故事,连指导员和卫生员都不断给孔队“白眼”。

比如拒绝程束阳直接归队、用赢得前五换来队服,丛林生存实战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等。

孔队威严,程束阳嬉闹,一个是一本正经,一个是鬼马机灵,一静一动的师徒间的学习传承,有热血燃情,也中和了整部剧的节奏和气氛,制造了很多有趣的笑点,严肃不失活泼。

主旋律题材的“青春化落地”

青春成长过程与保家卫国的责任意识觉醒相结合,这样的青春化表达使爱奇艺自制剧《飞行少年》在献礼剧中突出重围。

首先,剧集突破了主旋律叙事的年龄传统,主角年轻化。

早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新中国空军成立60周年之时,《鹰隼大队》作为当时的献礼电视剧,描写了空军新世纪以来的部队训练和作战故事。与其他当代军事题材塑造硬汉人物形象不同的是,剧中的主要人物都普遍年轻化,充满了时尚感。《飞行少年》延续了这一点。

其次,剧集将有趣的飞行员学习、训练中的新鲜元素与普通的青春校园生活结合了起来。

比如大家在宿舍私藏零食,女生寝室经常“卧谈”和八卦。总有男生像高松和程束阳一样互相看不顺眼、时时刻刻竞争。吊儿郎当的陈翔宇与敦厚老实、爱做“小买卖”的张栋梁,也都是我们学生时代会遇到的一类同学。

张栋梁会在班里卖红腰带,野外生存演习中卖食物,让人哭笑不得。

恐高的陈翔宇找到了士力架中的花生成份让自己过敏,来躲过高空单杠,也让人有同感地会心一笑。

另外,整体看下来剧集气质少了柔美感,多了一种“硬气”的青春感。

除了题材原因,这一种“硬气”的青春感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女性角色的塑造。无论是于欣然、徐冰还是陈墨,剧中的女孩们都很有独立、勇敢的气质。

于欣然有天赋,体能过硬,遇事机智,判断灵敏又能顾全大局;徐冰看似柔弱,却能够在野外生存考验中一头扎入水中抢救补给;陈墨体能偏弱,却在一次次训练中不断成长起来。

她们有一种罕见的少女的“飒”。

空军青少年航校学员的成长历程,从菜鸟到雏鹰的成长,是《飞行少年》最终的落脚点,也是剧集要传达的理念。如何能够在学院的训练中,让他们从社会少年变成坚强的战士,是《飞行少年》最重要的部分。相信在这个过程中,“独行侠”程束阳和高松、软弱的陈翔宇,包括每个女性角色都能克服各自的弱点,最终搏击长空。

空军题材的作品,无论是战机出镜,拍摄期间的真机调度,还是后期特效制作,都是巨大的挑战。同时在故事层面,如何将一个看似主旋律的常规题材,延伸出一个好看、耐看,能被更多观众群所接受的作品,也是对主创者们的高难要求。

爱奇艺自制剧《飞行少年》用更年轻化的表达传递出了年轻一代护卫祖国蓝天,热血报国,坚守初心的爱国情怀。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飞行少年》的表达,正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