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就在身边——兼评贺疆之《记得那年同坐》

益群网 2019-08-12 13:11:56

贺孟章

初读贺疆的文章,是她为《平乡历史文化概览》一书写的序言“既见平乡”,深为她深厚的文化功底和自如的语言驾御能力所折服,沉睡了两千余年的诗经典故在贺疆笔下,便如润得了玉净瓶水一般苏醒过来,丰润绰约且深情款款的,走进了今天的生活之中。

最近,拜读了贺疆的美术史论《记得那年同坐——水墨丹青里的中国美术史》一书,更为她那全面深湛的艺术造诣,和敏捷高妙的艺术灵感所折服。如果说“既见平乡”一文是一曲清澈潺潺的山泉令人陶醉,那么《记得那年同坐》一书,则如汪洋大海,让人向若惊叹了。该书对中国美术史的析源辟流和评定论述,似站在了艺术的岳岱之巅挥划指点,把书画的历史渊源及流派的生变,条分理析,切评确断,让人宛如在目,了然于胸;对名画佳构的解析,一似放舟于西湖、漓江之上,丽水艳石迤逦迭出,让人美不胜收。

《记得那年同坐——水墨丹青里的中国美术史》贺疆著 石油工业出版社出版

文化艺术,是人们的精神生活也是社会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发展与流派风格的形成及变化,与所处的社会背景息息相关,也往往是国家兴衰的一根敏感神经。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研究文化艺术的历史,也是在研究中华民族的历史。

贺疆在《记得那年同坐——水墨丹青里的中国美术史》一书的序言中说道:“读画是在读史。因为画作背后是时代大背景、人文大背景。时局的安定与否,直接决定着个人命运的安宁祥和或颠沛流离......只手握笔的文人画者能做的只是在画纸笔墨上呐喊宣泄。所以,往往是国富民安时,画面一派富丽堂皇或闲情逸致;时局动荡时艺术则呈现出一片苍凉或求新求变的态势”“每一次时局的变迁、每一次改朝换代、每一次民族大融合,或分崩离析、或大一统,艺术都随之变化:或磅礴,或精致,或森严,或简括......”这些分析和论断,无疑是道出了文化艺术与社会背景的密切关系,挖掘出了文化艺术的基调与风格形成的深层原因,从而也使她体会到:从事美术史研究的“轻松淡远的内核应该是沉甸甸的使命和责任”。

作者简介:贺疆,女,祖籍河北。美术史论家、作家、艺术策展人。树一家之言:创后未来主义和后水墨两大理论,填补了美术史空白。后未来主义为中国艺术走向提出宏观架构 ; 后水墨理论为中国当代水墨做划时代的书写,为中国水墨发展方向提供可参考方案,并鲜明提出殖民水墨和后水墨两个学术概念。 开散文化评论先河,文笔清新优美又不失犀利,兼具传统文化之美。著有《批评的人生·批评家素描》《对面》《记得那年同坐》《依旧西窗月》 《今朝风日好》《禅茶问道》等。策划主持《后未来主义》和《后水墨时代》等系列学术主题展,并策划主持有大中型群展及个展。

贺疆把中国传统的水墨丹青的发展史,从哲理角度划分为:文字初始之前绘画的被动抽象;绘画成熟过程中的具象;和重归于意境表达的主动抽象三个阶段。这在书画演进过程阶段上的准确定位,客观也上符合了人类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过渡的历史走向。

贺疆在论及魏晋隋唐的画风时说:魏晋南北朝漫长割据混乱的局面,人物以佛教题材为多,仕女图在这一时期,多秀骨清相,薄衣广袖。随着隋唐的统一而稳定下来。疆域辽阔,民富国强的盛唐气象,这一时期的仕女图的气质多富丽堂皇,笔法精工重彩。在谈到南宋山水画时则出现了“残山剩水”马一角的画风。明晰的揭示出书画风格和基调的形成,跟时代的政治、经济的社会大背景,是亦步亦趋的从属关系。

大凡欣赏名字名画,多是人云亦云,一个好字了得。就连本人,可谓是一生喜爱书画,但面对佳品名作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贺疆《记得那年同坐》一书却是在授人以渔,教你如何赏画品鉴。读之,如图一副画作,在模糊游离的初稿上得以定型落墨,鲜明活泛起来,确乎是受益匪浅。

贺疆在解析唐代王维《雪溪图》时说道:“那远离尘世的“寂”和“空”是那般的动人。背山临水的亭阁,有人就有了生机;一曲小桥架接红尘内外;水平如镜,一舟轻渡,以静托动,以动衬静;白山与黑水,萧疏与侘寂,;近景、中景、远景的白黑白的节奏感,黑色的水上一叶小舟篷顶上的白雪,给这种呼应节奏营造出“笔断意连之感。而远离红尘的出世与隐逸,是画者精神寄寓和心灵归宿,那一曲小桥,一叶扁舟,引渡的是此岸的人与彼岸的心”。随着贺疆的解析,使人不知不觉的生出一种空寂、淡远、散疏、飘逸的情愫,宛如置身于画中。

在评析南宋马麟《秉烛夜游图》时写道:远山淡淡,园林庭院,亭阁宛然,长廊低徊,高低错落,海棠隐现,香雾朦胧,动静结合,建筑的谨肃和萦绕的香雾,以及建筑间的长短高低,端严轻盈也张弛有度。典雅的建筑,诗意的氛围,人坐亭内,红烛高烧,听海棠花开,闻香气幽来,何等惬意,何等自在,颇有“只恐夜深花睡去,高烧银烛照红妆”之况味。海棠有“画中神仙”之称,秉烛对坐之人,也自具仙风道骨,和海棠彼此为仙了”。还有元人荆浩的《匡庐图》,书圣王羲之书法的《兰亭序》等评析,皆是从具相处谈起,灵妙的抽象出神韵意境,一“如万斛泉源不择地而出,滔滔汩汩”汪洋恣纵,让人美不胜收。

书中还收录穿插了不少文人的逸情趣事,读来不时让人解颐。如王羲之的鹅好,倪瓒的洁癖,李唐收徒等,无不把读者从高雅清远的文人情思中,拉回到现实中来,让我们看到了书画大师人间烟火的一面。

《记得那年同坐》一书录图百幅,既述史之流变,又品画之幽胜。从东晋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到清代黄慎的《捧梅图》;从唐代王维的《雪溪图》到清代王会翚的《秋树昏鸦图》;从五代黄筌的《写生珍禽图》到清代郑板桥的《墨笔竹石图》;从王羲之的书法《兰亭序》到清代王铎的《拟山园帖》,综论了各个历史时期对美术史推进做出显著贡献的画家及不同流派,对他们的用笔技法,染墨特点以及布局风格等,均做出了条理细致的分析,既大笔浓墨,纵横开阖,又工笔细彩,娓娓道来,非大手笔实难如此飒然自如。

《记得那年同坐》《依旧西窗月》《今朝风日好》贺疆著 石油工业出版社出版

读了《记得那年同坐》一书,深感美术史论之博深,赏评鉴论之广厚,述史品画,非有深厚的文化功底,渊博的历史知识,和敏锐的辨析能力不能胜任。每一帧画作,都要和作者的思想境界相融通,从中觅得作者的创作意向和所表达的角度、方式。进而会得作者画外之意,意外之旨。结合画面的主体及点缀,进行引申升华,一以贯之的解析,才能反应作出作者的创作意图,展现该书画的艺术魅力。贺疆《记得那年同坐——水墨丹青里的中国美术史》一书,可谓是史论远承《史记》之春秋笔法;文字深得渊明、易安之神韵;评析颇具刘勰雕龙之笔风。史论独辟蹊径,辨析烛幽显微,表述形象畅豁,实堪为美术史研究、书画赏鉴和创作的灯塔梯航,愿更多的人能读到这部经典之作。荒言之后,草成数句以志读后感怀:

径继清流向画书, 岂同星腕竞枭卢。

不辞老迈村言陋, 敢为方家鼓与呼。

2019年8月10日于三省斋